矩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矩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刻在山上的冤字-(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5:44 阅读: 来源:矩阵厂家

铁凿刺心

清朝康熙年间,巫山县石头镇发生了一起命案。知县张成带领一干人等到现场勘察,石头镇地保吴富跟在左右。

这是半山坡的一户人家,户主姓乔,以卖豆腐为生。两年前,乔长水得痨病死了,剩下媳妇铃儿和婆婆乔氏相依为命。铃儿生得貌美如花,人称“豆腐西施”。正因如此,铃儿卖豆腐不用走太远,只要担着担子走到山下,豆腐就会被抢得一空。

一年前,山下来了一个石匠,名叫钟德,走家串户给人凿碾子开磨。铃儿家的石磨每天都要磨豆,钟德也就隔一段时间到铃儿家开磨。时间一长,钟德跟铃儿就产生了感情。乔氏有所察觉,心中十分不悦,儿子尸骨未寒,媳妇就跟野汉子眉来眼去,成何体统?乔氏把钟德赶出家门,让他以后不要再进家门。

就在乔氏把钟德赶走一个月后的一天深夜,乔氏突然在家中被杀,致乔氏死亡的是一把铁钎和一把铁凿,铁钎插入乔氏咽喉,铁凿插入乔氏心脏。案发第二天早上,地保吴富打更途经乔氏家,见门口有血迹,就走了进去。当时,乔氏尸体横在门边,铁钎和铁凿插在乔氏身上。吴富赶紧跑到县衙报案,张成不敢怠慢,带着三班衙役就来了。

张成见铁钎和铁凿上刻有“钟”字,便知是石匠钟德的工具。张成又勘察现场,看到了两个男人的血脚印。其中一个是吴富的,吴富说是早上进屋时不小心踩到的,而另一个是谁的呢?张成推断是钟德的。不用问,这是一起通奸杀人案,张成立刻命人将铃儿绳捆锁绑带回县衙。

张成连夜升堂审问,铃儿开始只是哭,拒不说出实情,只说乔氏是她杀的,乔氏对她不好,她才动了杀机。张成追同凶器何来,铃儿说不出。张成见状,只得对铃儿动大刑。铃儿难以忍受,不得不说出与石匠钟德通奸,被乔氏发现后,钟德杀死乔氏后逃走的事实。张成让铃儿画押,关进死牢,同时画影图形捉拿钟德。

案子层层上报,因铁证如山,刑部很快下了批文,中秋之日,将淫妇铃儿绞首示众,以正市井。

重审铁案

巫山八月,酷热难当。这一日,新任重庆知府徐有志走马上任,一干人等乘船而下。徐有志站在船头,喝酒吟诗看风景。当船行至巫山峡口时,徐有志突然发现耸入云端的文峰之上写着8个大字:“苍天有眼,铃儿冤枉”。这8个字硕大无比,有半座山那么高。徐有志顿时惊呆了,文峰尖峭,如笔插天,谁能在上面写这么大的字?除非他是神仙!徐有志立刻叫身边画师画下眼前情景,他觉得这是老天爷在暗中提示他,重庆地方有冤案,让他明察秋毫。

徐有志到府衙后,立刻翻阅以前的案卷。这一翻,他就找到了巫山县春天呈报的通奸杀人案。前任知府已经签字上报刑部,刑部也来了回文,案子已成铁案。再过5天就是中秋节,淫妇铃儿将被绞首示众。他仔细阅读案卷,从中找到诸多疑点。他立刻写好重审此案的呈子,派人快马上报刑部,然后带上随从,急急赶往巫山县。

徐有志赶到巫山县时,铃儿已经被推向了法场。徐有志下令停止行刑,把铃儿押回县衙,他要重新审案。知县张成一看,只得在一旁陪审。

徐有志升堂,让铃儿如实交代案发经过。铃儿流着眼泪说,她确实与石匠钟德产生了爱慕之情,但丈夫3年丧期未满,她只能与钟德暗中来往。乔氏见她和钟德神情异样,将钟德赶出家门。钟德白天不敢再来,就每逢单日子夜来到铃儿窗下,以铁钎和铁凿相互撞击3下为号。铃儿听到撞击声,就给钟德悄悄开门,把钟德迎进屋中,两个人偷偷幽会。案发那天是初一,天很黑,子夜时分,铃儿听到窗外传来3声铁器撞击声,便悄悄打开房门。钟德没等进到里屋,在堂屋就将铃儿抱住按倒。铃儿小声警告钟德,说婆婆就在东屋睡觉,让他到西屋去,可钟德不听,仍然不停手。睡在东屋的乔氏听到了堂屋动静,摸黑出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儿,铃儿羞得不敢吱声,但乔氏还是看见铃儿身上晃动的人影,打着火想点灯观看,钟德跳起来就冲了过去。待铃儿穿好衣服,钟德已经跑了,她打着火点灯一看,婆婆已经躺在地上,脖子上胸口上插着铁钎和铁凿,地上流了好多血。铃儿上前一摸,婆婆已经断气了。铃儿吓得魂都飞了,瘫在地上只知道哭。过了一会儿,钟德又跑了回来,见铃儿在地上哭,乔氏躺在地上死了,当时就傻了。铃儿让钟德快跑,跑得越远越好,罪名由她一个人承担。钟德想带着铃儿一起走,铃儿坚决不从,说婆婆是因为她才死的,她一定要给婆婆偿命。钟德一看,只好一个人跑了。天亮之后,地保吴富来了,探头往屋里看了看,就到县衙报了案。

疑点丛生

铃儿供述完,张成凑到徐有志旁边,说:“徐大人,这淫妇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和钟德通奸,被乔氏发现,钟德将乔氏杀死后逃跑,这案子下官审得没错啊。”徐有志看了一眼张成,“你真以为没错吗?那好,我问你几个问题。”张成忙拱手,“大人指教。”徐有志问:“钟德杀了乔氏之后已经跑了,为什么还要二次回来?”张成说:“那淫妇不是说了吗?钟德想带她一起逃走。”徐有志又问:“他为什么不在杀人后就带铃儿走,而是跑了之后又回来带她走呢?”张成想了想:“大概他在逃跑的路上做的决定吧?”徐有志摇摇头,“如果换了你,你会在杀人之后再跑回去吗?”张成一时无语。

徐有志又问铃儿:“你能确定杀死乔氏的就是钟德吗?”铃儿说:“不是他还能是谁?敲击铁钎铁凿让我开门的只能是他呀。”徐有志问:“你看清他的脸了吗?”铃儿说:“那天天很黑,我没看清楚。”徐有志接着问:“你开门后,他进屋说话了吗?”铃儿摇摇头,说:“没有。”徐有志说:“本官知道了,你再想想,那天晚上,你把钟德迎进屋后,他还有什么反常。”铃儿想了想说:“以前他都是悄悄跟我进西屋相拥而坐,从没对我动过粗,可那天他进来之后,在堂屋就对我动粗。”徐有志点点头,对张成说:“此案本官已心中有数,你带上人犯,本官要现场勘验。”张成说声是,命人带上铃儿,立刻赶往石头镇。

石头镇地保吴富听说知府大人重新审案,也急急忙忙跑到了铃儿家。徐有志里里外外看了一遍,最后站在两个血脚印旁。血脚印就在堂屋之中,一个在乔氏的尸体旁,一个在门口。因为时间太长,脚印已经印在了土地上。徐有志问吴富:“第一个到现场的是你?这两个脚印有一个是你的?”吴富说:“是我第一个到现场的,那个脚印就是我到现场时留下的。”

吴富说着,指了指乔氏身边的那个脚印。徐有志又问:“你是何时到的现场?”吴富想想,说:“是辰时一刻,那天我替更夫打更,时辰记得很清楚。”徐有志眼睛一亮,“你替哪个更夫打更?”吴富说:“我替的是苗三。”徐有志命人将苗三带来,一问,案发那夜,吴富确实替苗三打了更。徐有志让苗三把打更的梆子呈上来,问吴富:“案发那夜,你用的是这个梆子吗?”吴富说:“没错,我用的就是这个梆子,次日午时才交给苗三的。”徐有志把梆子交给仵作,又让仵作拿来一壶开水,分别浇在两个血脚印上。时间不长,留在门口的血脚印起了薄薄一层皮,而吴富那个血脚印还牢牢地印在地上。徐有志又让仵作把苗三打更用的梆子放到锅里煮,煮了一会儿,锅里漂起一层黑沫。徐有志又找来另一名更夫,把那个更夫的梆子放到另一口锅里煮,结果锅里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

做完这一切,徐有志冲捕快一摆手:“来呀,把吴富给我拿下!”捕快上前,哗啦啦就把吴富锁上了。吴富当时就傻了,“大人,为什么抓我呀?这案子跟我没关系呀,我只是尽地方之责,发现后到衙门报了案。”徐有志冷冷一笑,“你尽地方之责报案不假,但你这是欲盖弥彰,你这种移花接木的伎俩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本官!”徐有志指着两个血脚印说:“这个脚印是你的,你说是辰时踩上去的,但本官通过验证,判定你这个脚印是子时踩上去的,因为乔氏被杀于子时,那时乔氏的血是鲜血,还没有凝固,所以你踩的这个脚印牢牢地印在了地上,即使用热水浇也泡不起皮来。而另一个脚印是在乔氏的血凝固之后才踩上的,所以用热水浇能泡起一层皮来。这说明乔氏被杀时,你在现场,而那个人也就是钟德不在现场,他是在乔氏死后大约半个时辰才赶到的。”徐有志又走到两口锅前,说:“这口锅里煮的是你那晚替苗三打更时用的梆子,锅里漂起一层黑沫,那是血沫,是从梆子的缝隙和空腔内煮出来的,而另一口锅里煮的是其他更夫的梆子,锅里什么都没有,这说明你当晚拿这个梆子的时候,手里沾有大量血迹,渗到了梆子里,你可以擦掉梆子外面的血迹,但梆子里面的血迹你是擦不掉的!”

徐有志说完,吴富咕咚一声就跪地上了,“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我是一时糊涂才起淫念,强奸铃儿时被她婆婆发现才动了杀机。”徐有志把眼一瞪,“还不从实招来?!”吴富咣咣磕头,“我招,我招!”

沉冤得雪

吴富说,他早对铃儿动了邪念,只是找不到机会下手。一天夜里子时,他发现石匠钟德来到铃儿窗下,敲了3下铁钎,铃儿就把房门慢慢打开了。钟德进屋,待了一个时辰才悄悄溜出来。后来,吴富就在夜里暗中跟踪钟德,他发现每逢单日,钟德都与铃儿私会,暗号是在铃儿窗下敲3下铁钎。吴富眼珠一转,计上心来。那天夜里,他主动提出替苗三打更,跟踪钟德到半山腰,用梆槌将钟德打蒙,拿着钟德的铁钎铁凿来到铃儿窗下,敲了3下之后,铃儿开了门。接下来就如铃儿说的,他怕乔氏认出他,就用铁钎铁凿把乔氏杀了,然后逃离现场。回家之后,他把血衣埋起来,把梆子擦干净,等到天明才又回来看究竟。他想杀死乔氏的是钟德的铁钎和铁凿,官府追凶也不会找到他头上,就到县衙报了案。张成审完案子后,给铃儿和钟德定了罪,他本以为自己高枕无忧了,没想到徐有志又重审案子,还明察秋毫捉住了他的狐狸尾巴,他只得认罪伏法了。

吴富供述完之后,徐有志让他签字画押,又命人到吴富家将血衣起出。吴富押往县衙关进死牢,铃儿无罪当场释放。就在一干人等准备离开铃儿家的时候,钟德流着眼泪跑了过来,跪在徐有志面前连连磕头。徐有志将钟德扶起来,“你是何人?”钟德说:“我就是石匠钟德呀!谢谢大老爷为我洗了冤,谢谢大老爷为铃儿洗了冤!”徐有志问:“你怎么知道本官会给你们洗冤?”钟德说:“我知道,我知道会有好官给我们洗冤的!”

钟德说,他那天和铃儿私会,半路上被人打蒙了。等他醒来时,发现铁钎和铁凿都不见了。他来到铃儿家,发现房门大开,进门一看,铃儿正坐在地上哭,乔氏也死了,身上插着他的铁钎和铁凿,钟德吓蒙了,还没来得及说话,铃儿就催他快逃,他不知道乔氏是被谁杀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夜逃走,但他却一直为铃儿担心。后来他得知,铃儿承认和他通奸,还供认是他杀死了乔氏,官府画影图形通缉他,铃儿也要在中秋绞首示众。钟德知道自己和铃儿冤枉,但又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没杀人,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铃儿。他恨自己害了铃儿,跑到长江边上想跳江自尽。抬头一看,见文峰高耸入云,江上官船往来不断。他想,这些官船之中定有清官好官,如果能把自己和铃儿的冤情告诉他们,让他们给自己和铃儿做主就好了,可怎么才能向他们鸣冤呢?钟德又看了一眼文峰,有了主意。他冒着生命危险登上文峰,用几个月的时间,在文峰上一凿一凿刻下了8个大字:“苍天有眼,铃儿冤枉”,然后用白灰把8个大字涂白。他想,如果江上有好官经过,定能看到这8个字,只要看到了,好官就会过问铃儿的案子,他和铃儿就能申冤了。结果,这8个大字被徐有志看到了,果然重审铃儿的案子,揪出了真凶吴富,为他们洗了冤。

徐有志听钟德说完,暗暗点头,原来那8个大字并非天意,而是人为。但他被钟德的良苦用心感动了,能冒死到文峰上刻字为铃儿洗冤,可见他对铃儿的情意之深。徐有志将铃儿和钟德叫到一起,得知他们两情相许,便从中做媒,让他们如愿以偿,结为夫妻。钟德和铃儿相视而泣,徐有志笑了,“本官刚到任,破了一桩血案,成就了一段姻缘,也算是双喜临门啊!”张成赶紧拍马屁:“大人明察秋毫,爱民如子!”徐有志瞪了他一眼,“你的事还没完呢,本官要上奏吏部,问你办案不力,草菅人命之罪!”张成一听,白眼儿一翻,身子一软,吓晕过去了。

霍山霍山米斛苗盆栽报价铁皮石斛苗厂家生产

手套箱检测传感器福州瑞士OEM温湿度仪DP70生产工厂

沈阳CPVC管大弯头性能特点分析

惠东五金回收多少钱

晋中管网建设HDPE塑钢缠绕管控制生产温度

液压钢筋剪切生产线钢筋锯切打磨套丝生产线

逆变器科士达国内热线收购新太阳能板国内热线收购

金华无尘净化车间承接

北京多级泵液力客土喷播机供应商

正骨推拿手法上海推拿正骨培训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