矩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矩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991年到广东路买深圳股票

发布时间:2021-01-07 09:33:46 阅读: 来源:矩阵厂家

现在的谢荣兴是国联安基金管理公司的督察长,但万国黄浦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依然是他人生经历中感触最深的那段精华。股市初开,很多方面都是空白,股民的强烈需求激发了谢荣兴的大胆,在很多新股民眼里,谢荣兴曾带领万国黄浦创下的十多个全国第一可能也算不了什么,但有很多举措在当时都是冒了一定政策风险的。1991年5月16日,他率先打通深沪两地市场,在上海独家开办异地买卖深圳股票业务,却着实是冒了把风险的。

广东路上的“全国第一营业部”

大胆谢荣兴的燃情岁月   现在的谢荣兴是国联安基金管理公司的督察长,但万国黄浦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依然是他人生经历中感触最深的那段精华。

1991年4月22日,暴跌后的深市出现了全天零成交的局面。谢荣兴意识到暴跌后必有回升,这时一些营业部的大户也找到他提出代理买卖深圳股票的要求,杨良箴就是其中之一。

但当时的环境是,成为上证所会员单位的就不能成为深圳交易所会员,而谢荣兴却觉得沪深两市不能长期分割,应该联动成为一个大市场。

后来,万国证券与深圳国投基金部签订了合作协议,1991年5月16日万国黄浦首开深圳股票买卖的代理,好比一把烈火点向一堆干柴,闻风而动的上海股民涌向黄浦,杨良箴抢先买入了深发展,成了异地购买深圳股票的第一人。

谢荣兴回忆说,“那时代理深市股票,根本没即时行情,营业大厅的小黑板上提供的是隔夜行情。但1991年9月底深市火爆起来,万人争相入市,在广东路排队报单最高峰时要排上四五个通宵,而且每笔委托从5万起板提升到10万、15万,最后提高到一次委托必须20万以上。”

他清晰地记得,“有一天周五收市后,例行编号登记下一周的委托,当下一周的编号全部发完后,队伍却依然望不到头。股民们在营业部门前齐呼我的名字:"一二三,谢荣兴,一二三,谢荣兴"。我顿时激动得热血沸腾,想想人家排了五天五夜,还轮不到领一张委托单,当即决定,继续接受委托预约,登记下个星期的委托!”

发展到后来,深市的买盘80%竟出自黄浦万国,万国黄浦的交易量占据深圳半壁江山,成为引领深市的风向标,从这个意义上讲,堪称“全国第一营业部”一点也不为过。

上海股民抄底深市赚了10个亿,但这引来了监管领导的亲自暗访,事前这项业务既未请示也未获批,谢荣兴因而被狠批了一顿,所幸监管层考虑到了实际情况,因为谢荣兴提供给股民的是由好几万人共享的“拖拉机”账户,真要关也关不了,才最终化险为夷。

广东路时期第一代股评家

退出股评界的叶国英   叶国英中国内地第一代股评家。直到今日,谈到股评,最令其感到自豪的是在1992年上海股市发展的初期,他的观点曾被投资者看作是来自管理层的声音。

上证所刚开业的那段日子里,人们的思维方式还停留在“投机倒把”的观念里,炒股票被认为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公开评论股市更是难以想象。据叶国英回忆,上海最早的民间股评,是一张被称为“股市大哥大”的16K纸张。当时,它仅在每天收盘之后,由谢荣兴所在的万国证券黄浦营业部内部出售,每份0.5元,颇受大家欢迎。

第一篇带有官方色彩的专业股评文章,发表于1991年8月前后的《上海证券》(《上海证券报》的前身)。1992年3月后,叶国英成为该专业刊物股评栏目的主力作家。除真名外,他还使用过“桑榆”、“冬青”、“叶子”和“夕照”等诸多笔名。

“这些名字都是尉文渊给我起的。”叶国英告诉记者,当年上证所第一任总经理尉文渊让他在方兴未艾的证券舞台有了施展的机会,有些稿子是兼任《上海证券》主编的尉文渊让他写的。“我当年写的文章多,质量又比较高,不用可惜了,用了全报纸都是叶国英的名字也不好,所以部分文章用了笔名。”

1992年上证综指从1429点一路跌到400点时,在尉文渊的指点下,他发表了《谷底在哪里》和《再论谷底在哪里》两篇股评力作。隔日,上证综指就从386.85点起步,一路飙升至1558.95点。叶国英告诉记者,这两篇文章被当时的红马甲誉为“红头文件”。

十余年后的今天,叶国英早已退出股评界,但他的名字和声望在老一代股民心中留下了永久的记忆。他告诉记者,他之所以退出股评界,是因为后来颁布了股评人士不能炒股的规定。

作为第一批的股民和第一代的股评家,叶国英这20年来对股市感悟最深的是“大浪淘沙”。

叶国英告诫记者,炒股要特别注意风险,不比谁的钱多,要比谁活得更长。

炒证神话

“海鲜酒家交易所”   广东路上汹涌的人潮已渐渐散去,新建的海通证券(600837)大厦矗立在旁,“皇宫海鲜酒家”早就不见了踪影,曾经的炒证大户们也不知身在何方,第一批认购证成为老股民记忆中的暴富神话。

“皇宫海鲜酒家交易所”,这是方泉在1992年见到的认购证黑市奇观。方泉是新中国首批证券记者,见证20年来证券业的重大事件及大腕浮沉。曾在上世纪90年代初驻扎过广东路的第一代老股民,一定知道万国广东路营业部旁边的皇宫海鲜酒家,1992年的7月28日,方泉跟着一位炒证大户“老K”来到这里。他在1995年出版的《一个记者眼中的上海股市》里,这样形容这家“皇宫海鲜酒家交易所”。我俩坐定,阿弟向老K汇报行情,“现在的价位是20500元”,这是39张连续单号的“白板”(未中签的认购证)的现价。大户炒证都以一本(100张)计算或根据中签后结果连号组合。“皇宫交易所”里炒量最大,占用资金最多的是“白板”单号连证。闲谈间,“老K”就已做成4笔,此时的价位则已涨到21500元。

作为一个资深的财经媒体人,回首这些年来的历程,方泉说,“这条路上的苦涩、焦虑、欣悦和沧桑远不是一篇几千字的文章所能倾诉出来的”,他将这一切浓缩成了一句歌词“长路奉献给远方”。

方泉还清楚地记得,在尉文渊去职的那场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会上,现在已不知去向的原武汉证券总经理李永宽曾经感叹,“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南京哪家医院治疗神经性皮炎好

上海医院治冠心病治得比较好:冠心病二级预防abcde

上海妇科医院_中医能调理子宫肌瘤吗

南京皮肤医院:白癜风患者用药的四大忌讳,这些点你注意到了嘛!

重庆市治银屑病多少钱

相关阅读